只是,虽然乐进被拦下了,但毕再遇身边乏将,又身处广武大营兵马的包围之内,拦下了一个乐进,却拦不下其他人。

    未等他还突围出去,王难得就已经先一步领兵又围了上来。

    这一回,可是仇人相见,份外脸红了!

    当初在中原之战的时候,王难得可是险些就命丧于毕再遇之手,如今可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时候了。

    王难得也是一名冲锋陷阵的猛将,虽然不是毕再遇的对手,但毕再遇也别想轻易摆脱他的纠缠。

    见状,于禁趁此机会带领本部兵马,进一步将毕再遇残部包围。

    张郃与乐进在解决了他们的对手之后,也纷纷向着毕再遇的方向杀去。

    “好一个毕再遇,吾广武大营四员大将联手,竟然还拿他不下,传令下去,拿下毕再遇者,赏千金,提升三级!”

    张辽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乎一个随时可以吃在手中的阳翟了,反而是将注意力几乎都尽数集中在了毕在遇的身上。

    王难得、张郃、乐进、于禁四员大将一同出手,这毕再遇竟然丝毫都没有落了下风。

    “叮,毕再遇沈鸷技能效果二发动,群战时,武力值增加两点,每多一位对手,增加两点武力,两者相加,最多增加八点,当前面对四人,毕再遇武力+2,+2,+2,+2,其武力上升至121。”

    王难得、张郃、乐进、于禁四人,前两者都是绝世级别的武将,基础武力都是清一色的101点,而后两者也有超一流级别的实力,而且,乐进在超一流之中也是很高的水平了。

    按道理来说,如果他们四个人联手的话,击败一个基础武力103的绝世级别的强者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奈何他们遇上了这个既擅长冲阵而且又擅长群战的毕再遇。刚好,现在刚好卡在了对方战力最巅峰的状态!

    “这韩良士还真是沉得住气!”

    “也罢!殷将军,劳烦将军也出手一趟了!记住,毕再遇,本将军要活的!”张辽之所以保持着一支兵力一直尚未加入战场,就是要防备韩休在这个时候突然杀出来。

    刚才破开城门之时,毕竟战斗的空间就那么大,因此城内守军的伤亡其实很有限,这个时候韩休如果有那么一股魄力带着城内那一万兵马杀出来的话,一旦张辽所部全部加入战斗,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被对方翻盘。

    以防不测,张辽这才一直保留了这么一支兵力。

    只是,显然战略高估了韩休的魄力。而且,韩休虽然是名相,但却不是名将,显然在带兵打仗那方面没有将领那么高的敏锐度。

    在他的眼中,守好阳翟才是第一位的。

    而张辽为了抓住毕再遇,这是将身边的又一名大将也派了出去,殷开山也是中原名将,张辽就不信了,五人合力,这毕再遇还拿不下?

    而之所以对于殷开山下最后那一道命令,这背后其实是有李翔的授意的。在出兵之前,李翔就曾经暗示过张辽可以趁机分化一下这些曾经曹氏旧部之间的关系。

    乐进对于毕再遇可是杀气腾腾的,但张辽对于殷开山下的却是活捉他的死命令。一个要杀,一个要活,一次两次还没什么,时间一长总会出矛盾的!

    “这!诺!”殷开山无奈应声道。

    中原大战的时候,他倒是没有和毕再遇交过手。

    但是,就算仇恨没有那么深刻,但也是有仇恨在的。能让毕再遇死的话,他恐怕也是不想让对方活。可张辽这么一发话的话,他就没什么办法了!

    而殷开山也在战场上厮杀了近十年,一生之中经历的苦战不断,实力也由当初初始之时的超一流提升到了如今的绝世级别,基础武力高达101点。

    有了这么一名高手加入之后,毕再遇显然已经越发不支了。

    最糟糕的是,他手底下的将士越打越少,不少人在惨重的伤亡之下已经开始崩溃,在重重包围深入断绝的情况下,已经开始主动放下武器主动投降了。

    五人联手,乐进几次想要施以杀手,但都被张郃或者是殷开山所阻。

    张郃和毕再遇可是无仇无恨的,在对方已经重重包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情况下,他倒是不介意生擒这么一员大将。

    虽然或许会因此而得罪乐进以及一些曹氏诸将,但听说大都督岳飞对于此人可是颇为欣赏,而岳飞现在可是皇恩浩荡之际,这怎么选择,张郃心里面自然是有杆秤的。

    乐进虽然无奈,但凭他也难改大局!

    不过,虽然因此而多耽误了一些时间,可毕再遇最终还是被于禁一枪敲晕了,被众人五花大绑了起来。

    “张将军,这獠已被生擒!”张郃和于禁面带笑容的前来交令。

    “好!毕再遇被擒,这阳翟也跑不了!先让将士们安营扎寨,等一等后方的攻城器械!”

    阳翟本来有两万大军,可如今只剩下一半,城内如今更无大将把守,张辽不认为拿下这一座城池有什么问题!

    而且,既然原先的诈城计划失败了,那就也因时而变。

    想必附近的赵军兵马收到这里的消息话,恐怕不会无动于衷…

    ……………

    而另外一边,在阳翟的府衙内,左臂抱着纱布的韩休推开了搀扶的士兵,望着地面上摆放的赵良栋、姚宝两具尸体,眼中泛起了泪光。

    韩休之前倒是没有亲自上阵厮杀,但他运气不好,这大黑天的,一不小心就中了一道流矢。好在,只是受伤,并没有危及性命。

    “将军!”军中的那些偏将、校尉同样悲痛道。

    “赵将军,你为何不听吾的话!”韩休一把跪在了赵良栋的面前,痛苦骂道。

    如今看起来,城里虽然尚有近万守兵,就算敌军有五万兵马,可守上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坚持到援军来,更没有什么问题。

    但城内一个大将都没有,反观对方却大将如云,城内却是没一个人有这个底气守下去。

    (本章完)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