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虚空因为唐凡的突然飞出,而剧烈地颤抖起来。www.qiongquan.me

    好像,就连这虚空,都无法承受他此刻气息的强悍。

    而赤灵琼鱼所组成的龙身和龙尾,却因唐凡的飞出,而显得格外兴奋。

    它们口中发出了仿佛可以震慑人心,又像是从远古时代飘来的古怪叫声……

    这声音久久回荡在梅花谷的上空,并传遍了丹宗。

    “鱼……是赤灵琼鱼!”

    “它们怎么变成了这样!”

    “天啊……”

    众人大惊,他们这一天的所见所闻,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掌教……”

    慕容霄看向南宫策,欲言又止。

    安莫春也是一脸无奈,这位玄级丹师中的大师兄,也被惊到了。

    “他在修炼,或者炼丹时,引发了异变!这种异变,好像给赤灵琼鱼带来了极大的好处!它们喜热,又有一点点远古血脉,在唐小五的激发下……”

    南宫策声音颤抖,他好像有些明白,可一开口,又糊涂了。

    因为,那道由赤灵琼鱼所组成的龙身,正在收缩,一环又一环地徘徊在了唐小五的身下。

    它们就像叠罗汉似的,以自己的身体,为唐凡在半空中搭建了一个底座。

    可这底座也不白搭,它们还在吸收唐凡身外的血气。

    它们托着唐凡,稳稳飘浮在半空中。

    就在唐凡的面前,还有一道喷泉似的水柱,正托着依旧在高速旋转的焚月丹炉。

    焚月丹炉虽然离开了湖面,可是由于这道水柱对它的冲刷,并与湖水进行着大范围的循环,导致湖水还在沸腾。

    热浪席卷,热量依旧难以消耗,还有大量的高温向四面八方散去。

    四周的修士被逼得越退越远,不敢靠近了。

    给他们的感觉,这尊丹炉随时都有可能爆炸,那里面蓄积的能量,让他们只是看一眼,都感到恐惧。

    上空的威压,也因为丹炉高温的扩散,越来越强了。

    他们无法想象,万一丹炉爆炸,威压降临,丹宗会变成什么样子……

    “好像哪里不太对……”

    唐凡看了眼面前的丹炉,又低头看向了湖底。

    分身虽然依旧在湖底,并没有分出,可是他们的修为与气息,还是通过湖水蔓延到了丹炉里面。

    “六道同修,万灵同炼,虽说会形成强大的破坏力和大量的废气,但也不至于连这么多的水都无法冷却!我应该忽略了什么!”

    “不过,不管如何,事已至此,我都要把这炉丹炼完,以此来验证我的判断,万物……皆为药,万物皆可炼丹!”

    唐凡心一横,他的倔强性格又爆发了,眼看这一炉丹就要成功了,他不可能现在放弃。

    虽然,丹炉内所形成的破坏力,连他都觉得可怕。

    可是,他已经顾不上这许多了。

    好在,他现在已经完全掌控了梅花谷区域。

    他觉得,他可以借助对梅花谷的控制,把很有可能形成的危机或者危险,控制在这一小方区域内,以此来减少损失……

    “就这么干了!”

    唐凡一边在无形中加固梅花谷四周的防御,一边掐诀指向了丹炉,进行最终的炼化!

    其实,此刻丹炉内的碧绿色水晶球,已经接近完美,距离出炉,只在片刻之间……

    “只有一颗,这么大么……”

    唐凡内心疑惑,却没有停下来。

    南宫策等人感受着丹炉内恐怖的气息,纷纷色变,也不由得退向了远处。www.konghenxs.com

    “师兄,你看……”

    南宫策看向安莫春,想听听他的意见。

    慕容霄也气道:“安师,不管他在干什么,这都太恐怖了,只要出现一点差错,怕是整个丹宗都要被他毁了!”

    安莫春眉头紧皱,目不转睛地看着焚月丹炉,久久没有开口。

    南宫策又说道:“师兄,要么我们逼他停止?”

    “你们……”

    安莫春看向二人,微笑道:“就不好奇,他在炼什么吗?”

    两人抬头,看向还在疯狂涌入丹炉的梅花湖水,还有炉内蒸腾的白气,猛地发现了问题!

    “他……他在炼水?”

    “可是如此消耗,湖水为何没有半点减少,反而还在上涨?”

    南宫策和慕容霄相互交流着,实在是难以置信。

    安莫春缓缓开口:“我在这炉丹里面,没有感受到任何灵药的气息,却感受到了强悍的药力!”

    “而这药力,似乎也与此刻的梅花谷一样!你们说,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什么?”

    “他把丹道,融入了修为!就像师尊,他的一切都是丹道,哪怕是斗法,也只是在炼丹!可是,他们又有着一些不同,或者说本质上的区别!”

    “什么区别?”

    “我不知道,所以,我很好奇!”

    “我也很好奇!”

    南宫策点点头,可又担心道:“只是太危险了……”

    “你们觉得,师尊不知道此地发生的一切吗?”

    安莫春的一句话,两人恍然大悟。

    “啊!”

    就在此时,唐凡怒吼一声,他修为的爆发,再次到达了临界点。

    可是这一次,他无法再压缩了,因为这是真正的临界点!

    他在短时间内,无法再做一次完整的压缩。

    他的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

    与此同时,他面前的焚月丹炉,也同样如此,无论是温度,还是对于湖水的炼化,全部达到了极限!

    “开吧!”

    唐凡飞身而起,双脚踩在由鱼群组成的底座上,朝着丹炉狠狠一拍,送出了属于他能赐予丹炉的最后的力量!

    这一掌,足以灭杀一位化神境内的巅峰强者了!

    “轰轰轰……”

    唐凡脚下的赤色底座散开,赤灵琼鱼飞舞,好像看懂了唐凡的暗示。

    它们全都落入了水中,并快速沉到湖底,聚集成了一圈,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砰!”

    焚月丹炉承受着唐凡的最后一击,也脱离了下方的水柱,再次朝天空飞去。

    丹炉的速度很快,炉臂与虚空接触,燃起了烈焰。

    它在前行的路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大火球。

    这些火球从天而降,好像无数个太阳。

    “啊……”

    下方众人一边抬头看着,一边躲闪着。

    “唐小五,你……你真是丹宗的败类啊!”

    柳中阳差点被一枚火球砸中,气得大骂不止。

    “轰!”

    就在漫天的火球之中,丹炉内发出了一声巨响,从中飞出了一道碧绿色的光芒!

    一枚碧绿色的,好像水晶球一样的物体,从丹炉内飞出后,快速朝唐凡飞去。

    唐凡一把接住,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水晶球,竟然在里面看到了整个梅花谷的全貌!

    除此之外,他还在这水晶球内,感受到了与他极为接近,又十分恐怖的气息。

    这气息已经化为了药力,如果能完整地吸收,所形成的药力冲击,怕是足矣帮助一位化神境强者,突破天人!

    可问题是,这股气息太过狂躁,恐怕除了唐凡自己,别人无法自主吸收。

    除非他愿意帮忙,出手压制住这枚特殊丹药内的不稳定气息……

    不然,谁吞谁死!

    “这是湖水精华所化,为何却产生如此古怪的药力?”

    唐凡有些奇怪,他的神识微微一动,好像就与它产生了一种特别的联系。

    而下方的湖水,乃至整个梅花谷,似乎都被牵动了一下。

    “我明白了,这枚丹药,融入的不仅仅是湖水,还有梅花谷内所有生灵的气息!而这一切,又因我的存在,才会沾染到了我的气息!可它……能算作是丹药吗?”

    “我虽然在借助炼丹来感悟修行,可那也是在炼丹啊!这……这个又算作什么!”

    唐凡有些懊恼,他托着这枚巨大的水晶球,好像拿着一个烫手山芋。

    尽管这东西很强悍,可却难以用到实处!

    “我要炼的是丹,是丹啊!”

    唐凡气的大喊,他的咆哮在梅花谷的上空形成了回音,久久不散……

    远处,南宫策三人看了一眼,目中都很疑惑。

    他们想了片刻,不约而同地,缓缓靠近唐凡。

    他们的速度不快,好像时刻都准备着跑……

    “放屁,你刚才要炼的就是这个,而不是丹!”

    唐凡的脑海中,传来了器灵的声音。

    “什么?”

    “你在炼化之前,不就是想着取其水中精华么?”

    “这话没错,可是万物皆可用药,我想要的是丹……”

    “万物皆可用药,这也没错!但是,如果你想炼丹,你在炼之前,可想过要炼什么丹了吗?”

    “这个……”

    唐凡微微一愣,他好像明白器灵的意思了。

    “既然你要炼丹,那么丹有千万种,起码要有一个目标!可是你在炼化湖水之前,脑中空无一物,只想着炼水!其结果,自然也就变成了这样!

    “我懂了……”

    唐凡一脸惭愧,其实,这个道理并不难理解,只是他刚才还在感悟的兴奋当中,一时间忽略了细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