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里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昨天在服务区想欺负莫妍的金光太。

    另外一位中年人气息不凡,双目如炬,一看就是习武之人。

    “又是你这个混蛋,滚!”

    唐凡一见金光太,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便把他扇飞了。

    “啊!”

    金光太脸上旧伤添新伤,疼得嗷嗷大叫,大喊道:“老马,就是他打废了你儿子!”

    “敢伤我儿,我今天要了你的狗命!”

    老马额头青筋暴起,浑身散发着杀意,挥拳直奔唐凡。他内劲浑厚,拳风比马钢更加猛烈狠辣。

    唐凡感受着那股毁天灭地的气势。心中感慨这是位高手!

    他一边施展“九转乾坤步”,一边观察着对方体内的功法气息线路,随后照样子出拳反击。

    随着真气外露,唐凡整条手臂都变成了金色。

    “金罡劲!”

    老马一声惊呼,满眼都是恐惧,他在空中微微一侧身体,虽然躲过了胸口,但肩头还是被唐凡击中。

    “砰!”

    老马倒飞出去,笔直地撞在了墙壁上。他的整条胳膊都垂了下去,伤势很重。

    幸好他躲过了胸口,否则早已一命呜呼。

    “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你和你儿子一样混蛋!”

    唐凡吐出一口恶气,要不是有真气护体,以他那两下根本不是老马的对手。

    “混账东西,这是你们撒野的地方吗?”

    金爷愤怒地喊了一嗓子,唐凡可是他的救命恩人,绝对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金光太一听,还以为金爷骂的是唐凡,马上连滚带爬地跪倒在金爷面前。

    他抱着金爷大腿哭诉道:“太爷爷,这混蛋昨天打了我,今天又打了我,您要给我报仇!”

    金光太是黑石县金家的大少爷,他家本与金爷八竿子打不着。可他爷爷金浩义为了与金爷攀上关系,愣是找上门来说是金爷的远房侄子,并且还送上了厚礼。

    伸手不打笑脸人,金爷也愿意在黑石县扶起一位代言人,便认下了年近七十岁的金浩义为侄子。

    这样一论辈分,金太光还要叫他一声“太爷爷”。

    “起来!”

    金爷气的一脚将金光太踢开,没好气地吼道:“有话好好说,像什么样子!”

    “太爷爷,这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人,我昨天见他在服务区欺负女人,便带人上前阻拦,结果他出手伤人,甚至还出言侮辱您!”

    唐凡被气笑了,这混蛋还真是撒谎不脸红啊!

    莫妍说道:“金爷爷,他正好说反了,是他要欺负我,唐凡才出手相救!”

    “你们这对狗男女,满嘴谎话,一会儿就让太爷爷教训你们!”

    金光太张嘴就骂,他还以为莫妍也是找金爷卖古董的,至于唐凡,只当他是莫妍的司机保镖之类。

    金爷面色阴冷,这个不知死活的金光太,胡作非为不说,还想往莫妍身上泼脏水,真是太可恶了。

    这要是传出去,我老金的面子往哪摆!

    “混账!”

    金爷飞起一脚,正中金光太的面门,直接把他的鼻子踢歪了,鼻涕鲜血流了满脸。

    “啊……太爷爷,你干嘛踢我啊!”

    金光太委屈地嚎啕大哭。

    “还不跪下向唐兄弟道歉!”

    金爷走过去又抽了一把掌,幸好这事被自己撞见了,否则他要是昨天就伤害了唐凡,今天谁来救自己的命!

    金光太原本帅气的脸蛋已经不像个人样了,十分凄惨。

    “您让我给这个混蛋道歉?您是不是糊涂了?”

    金光太的脑子都不好使了,满脸不服气。

    “你再不跪下,我明天就让人灭了黑石县金家!”

    金爷动了真怒,眼中已经有了杀意。

    金光太吓得浑身一颤,不敢再胡说,连忙跪在了唐凡面前。

    “唐少,我错了,请您饶我一命!”

    “还有你,滚过来!”

    金爷看向了刚刚从墙角站起来的老马。

    老马趁大家不注意,猛地冲到窗前,飞身跳了出去。

    “唐凡小儿,此仇不共戴天!”老马留下一句话,仓皇而逃。

    那氏兄弟追到窗前一看,人已经跑出去很远了。

    “算了,此事因我而起,不用追了。”

    唐凡又看了眼跪在面前的金光太,冷哼道:“滚吧,我今天看在金爷的面上饶你一命!”

    “把这兔崽子扔出去,让他学学怎么做人!”

    金爷气焰难消,回头看向那氏兄弟。

    两人像拖着死狗一样,将金光太扔到外面,看也没看就返了回来。

    “唐凡,你这个畜生,我早晚杀了你!”

    金光太跪地大骂,哪还有半点金家大少的样子。

    “少爷,报仇的事交给我了,他今后就是我们八极门的敌人!”老马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单手将金光太拉起来。

    “还有……莫妍,我不会放过你的!”金光太狠狠朝地上吐了一口鲜血。

    经此一闹,唐凡也没心情留下吃饭了,两人和金爷告别后离开了。

    开车上路后,莫妍说道:“你可知金爷给你的电话号主人,郎杰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

    “他是江北市地下世界的王者!”

    “这么说来金爷应该也不止皇室后裔那么简单吧?”

    “没错,金氏家族可是江北市八大家族之一,财力雄厚!”

    “莫大小姐,你们莫家是不是也属于八大家族?”

    莫妍知道他聪明,也不否认:“我家实力最弱,八大家族分上四族和下四族,叶萧云金、鲁苏古莫,金爷是上,我家是下。”

    “莫姐,早晚有一天,我要帮助你们莫家成为江北市第一家族!”

    “好啊,那我就等着!”

    唐凡这话听起来像胡乱,可莫妍见识过他的本事,对他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你小子,转眼就身家千万了!”莫妍一脸感慨。

    “看来这钱也挺好赚的,你就是我的摇钱树!”唐凡哈哈大笑。“那要分什么人了,你有高超的医术,又会功夫,可是各大家族

    急缺的人才呢!”

    “可是我更愿意给你做个暖床的下人……”

    “去你的!”莫妍送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莫姐,你带我去江北市的古玩市场转转呗?”

    “行,正好路过!”

    一刻钟之后,两人就来到了古玩市场。省城不愧于省城,相比之下,春河县的古玩街更像是个破烂市场。

    莫妍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感兴趣的东西。

    唐凡刚要离开,却在一家玉石店里看到了两枚鸡蛋大小的白石球,令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