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辆囚车,与唐凡之前看到的类似,只是更大,法力也更强。www.qianbange.com

    囚车之外,散发着强悍的气息和阵法的波动,其威力堪比化神境。

    囚车之内,关押着一批修士,总人数将近二十人。

    这些人穿着统一的宗派服装,头上披着宽大的斗篷,让人看不清样子,显得很神秘。

    看起来,这些人关押在一起,完全分不清你我。

    可是以唐凡的经验和习惯,他一眼就从中发现了几个熟悉的女人。

    唐凡目中紫光一闪,瞬间就认出了她们。

    即便他没有紫瞳神目,也完全可以凭着感觉将她们认出……

    这是一种心灵上的感应,更不用说,这些人的身外,都穿着统一的宗派服装了。

    唐凡看到他们第一感觉,便是愤怒!

    而且,这是一种被触碰到了逆鳞般的怒火!

    不过,他却依然盘坐在那里,就像什么也没看到似的。

    他深知,这个时候,他只有假装不认识对方,才有可能将人救出来!

    他不怕飞剑上的敌人,而是担心一旦对囚车中人流露出关心之意,会被敌人发现,从而以此为要挟。

    唐凡压下心中的焦急,就像没事人一样,扭头看向虚弱的云成剑,问道:“你认识吗?”

    云成剑已经变成了废人,为体现出援兵的强大,自然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

    “带人的是吉东升,烛祖坐下第七号弟子,他身后的三位人神,以及其它弟子,皆是吉氏族人!吉家,在太蜀宗的各山头之中,属于上流,比我云家还要强大!而且,我们这次外出执行任务,吉东升是总指挥,连我都要听他的命令!”

    “他是天人中期,而且看资历也强过你,你自然要听他的命令了!”

    唐凡点点头,他相信云成剑没有说慌。

    “我很好奇,太蜀宗历代都养着烛冥,对他十分尊重,他何必将嫡系一脉软禁?即便他不这么干,太蜀宗内,也没有人敢不听他的命令吧?”

    天边的巨大飞剑越来越近了,可唐凡还在和云成剑聊天。

    云成剑一脸讥讽地看着唐凡,冷笑道:“我以为你很聪明,可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明白!你说得不错,所以……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烛祖的命令被嫡系一脉拒绝了,烛祖没杀他们,已经是看在多年的恩情份上了!”

    “以他的能力,还需要太蜀宗来配合他吗?”

    “烛祖自然很强大,但是他需要拥有自己的势力,只有这样将来在与灵殿的合作中才能拥有话语权……”

    云成剑猛地意识到不对劲儿了,抬头看向了唐凡。

    唐凡微微一笑,说道:“你以为,我真没想到么?其实,我只是想得到一些验证!”

    “你真奸诈!”

    云成剑知道被套话了,气得闭上了嘴巴。

    “我没想到,以你的级别,也知道灵殿……”

    唐凡目光阴霾,语气沉重地说道:“这说明,灵殿已经不再玩阴的,而是要公开了!”

    “不错,大战来临,世界将出现变局,像你这种人,不死于烛祖和灵殿之中,也会死于乱战之中!因为,我们距离真正的强者,太遥远了!”

    云成剑没忍住,又开口了:“唐凡,我知道你很强大,但是我告诉你,就拿我太蜀宗来说,我们能看到的所谓强者,并不是真正的底蕴!真正的强者,你我……还看不见,也没有到他们现身的时刻!”

    “你想得太远了,不管结果如何,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了!”

    唐凡突然起身,一把将云成剑拎起来,抬手扔向了高空。www.miaoyin.me

    “啊……”

    云成剑高高飞起,直奔已经飞到他们头顶的巨大飞剑。

    “你以为,我当真没有杀你么?其实,我的一剑杀……还没有施展完成。而你,已经成了此术的一部分!”

    唐凡喃喃开口,目中闪烁着精芒。

    “你们看快,那是……云剑主!”

    “云成剑,他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

    “他的修为……”

    飞剑之上,众人看着朝他们飞来的云成剑,低声议论起来。

    “废物一个!”

    巨剑的剑尖上,站着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人,他同身后之人相比,脸上并没有戴面具。

    他便是这支队伍的领头人,也是太蜀宗内吉氏这族的老祖之一,修为已经达到天人中期的吉东升!

    他看向云成剑,掐诀一指,一道剑光飞去,就在云成剑身外,化为了一条绳索,将他捆绑了几圈后,泄掉了外力,让他稳在了虚空之中。

    “吉师兄,我修为已失,快拉我回去!”

    云成剑吓得大喊,他现在已经变成了普通人,要不是有吉东升的帮忙,早就掉下去摔死了。

    “云成剑,我之前早就和你说过,让你与我一起行动,可你倒好,非要带着人离开,结果……怎么样?你带的人呢?”

    吉东升却不急着救人,而是先奚落了几句。

    原来,他们在出宗执行任务之后,云成剑并不是很愿意听从他的命令。

    “我……”

    云成剑心中暗骂,脸色尴尬,无言以对。

    吉东升还想让云成剑更加出丑,便向身后说道:“来人,快去扶云剑主上来!”

    吉东升身后,有两位化神境长成抱拳一拜,瞬间飞出,出现在了云成剑的左右,一人抓着他的一条胳膊,就像绑架似的。

    这二人看出了吉东升的目光,自然也要配合领导,其中一人挖苦道:“云剑主,此刻虚空之高,不是你所能承受的,请你抓稳了,可别掉下去!”

    “哎,真是没想到,我们二人,还能拥有亲自服务云剑主的机会!”

    另外一人也附和道。

    云成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的脸上写满了屈辱,可却不敢反驳,只是求饶道:“两位,感谢相救,还请你们看在同宗的份上,快带我上去吧,下方那位,可不好惹啊!”

    两人口中答应着,可是速度并不快,一点点拉着他。

    巨大的飞剑之上,吉东升低头看着站在峰顶的唐凡,满脸不屑。

    此刻的唐凡,只散发出了堪比天人境初期的修为,看起来,只是比云成剑强大了一点点而已。

    吉东升撇起嘴来,看着飞到近前云成剑,冷笑道:“云剑主,你是天人初期,对方也是,可你怎么就被他给废掉了修为,这……也太有损我太蜀宗的颜面了!”

    云成剑红脸道:“吉师兄,你有所不知,此人的修为深不可测,还可以跨级杀人,他的战力还能提升,你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所骗啊!”

    “哼,真是笑话,如此说来,你能在他的手上活命,已经很不简单了?云成剑,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废物!”

    “哈哈……”

    吉东升身后,大家附和着笑了起来。

    这时,那两位化神剑强者,已经扶着云成剑落在了飞剑之上。

    这把巨大的飞剑,便是太蜀宗的飞行法宝,不但有攻击能力,还可以变成飞行器,可节省不少的体力。

    云成剑被这么一折腾,大口喘息着,他现在虚弱得好像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

    他心中屈辱,早知如此,还不如早死了呢!

    他调整了一下呼吸,看着吉东升说道:“吉师兄,你可以瞧不上我,也可以骂我,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此人不简单,他就是唐小五!”

    “唐小五?就是金丹宗的那个……”

    吉东升提起了兴趣,连忙拿出玉简查看,同时低头看向了唐凡,和玉简中的画像进行对照。

    “他是唐小五,不过,他其实是……”

    云成剑正要说下去,可是身体一颤,思维似乎混乱了,忘记了还要说什么。

    这时,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这气息并不强,可是却波动得有些强烈。

    他身边的两位化神境强者最先发现了……

    “云剑主,你身上怎么还有气息的存在,难道你的修为恢复了?”

    “修为?”

    云成剑一脸疑惑,他自己倒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是啊,云剑主,你身上还有剑气!”

    “剑气?怎么可能……”

    云成剑还是感觉不到。

    可是,从他体内散发出的剑气却越来越强了,强大得吸引了吉东升的注意!

    此刻,原本失去了修为的云成剑,好像变成了一把剑,其气息之强,直接化为威压,并向巨剑之上的修士们散去。

    “这是……”

    吉东升皱了下眉头,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喊道:“快……快把他扔出去!”

    “什么?”

    云成剑身边的两位化神境强者却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向吉东升,又扫向了身边的云成剑。

    “快让开!”

    吉东升神色惊恐,大喊的同时,慌忙抬手,掐诀指向了云成剑。

    “云成剑,你这个蠢货,竟然被人炼成了剑种!”

    从吉东升的指尖,飞出了一道剑气,直奔云成剑射去,好像要杀死他。

    “剑种?”

    云成剑一脸茫然,渐渐反应过来。

    可是,一切都晚了。

    因为,吉东升在射出这道剑气之后,身体已经离开了飞剑,并大声喊道:“所有人,全部散开!”

    虽然,吉东升的声音很大,他的剑气速度也很快,但是大家都没反应过来。

    就在他的剑气在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