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刘世兴的车队开进了郊区的一个山庄。

    刘世兴直接把唐凡引进了他夫人的房间,此时房间里还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在给床上的女子诊脉。

    见到刘世兴进来,老者起身道:“刘总,恕我无能为力,夫人的气息越来越弱,恐怕熬不过今晚了!”

    “小丽!”刘世兴双眼通红地扑到床前,紧紧握着夫人的手。

    唐凡走过来仔细打量着床上的女人,这女人全身乌青,满脸死气,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唐凡在她的脑中看到了一团黑气,这团黑气紧紧包裹着她的脑神经,甚至渗入到了血液之内。

    这种情况与当初金爷一模一样,只是更为严重。

    唐凡验证了自己的判断,这八成又是陈行宇干的了!

    看明白病因之后,唐凡拉着刘世兴说:“刘总,夫人的病我能治!”

    “太好了,请唐神医马上出手!”

    “哼,哪来的骗子!”白发老者瞪了眼唐凡,冷笑道:“我刚才已经诊治过了,夫人的病情十分严重,无药可救!”

    这老头名叫郑一德,他家世代行医,在春河县很有名气,自然看不上唐凡。

    “放屁,难道你治不好别人就治不好吗?你算什么东西!”唐凡一把将他推开。

    “你……”郑一德气得直翻白眼。

    “刘总!”这时跑进来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神色焦急。

    刘世兴问道:“出了什么事?”

    “门外来了个青云观的道士,自称叫陈行宇,他说算出夫人生病,他有办法医治。”

    “果然是他!”唐凡心中已然明白了。

    刘世兴看向唐凡问道:“唐神医,此人是不是暗中对岳父动手脚的那位?”

    看来金爷已经将他患病的经过告诉了刘世兴。

    “没错,我正要找他,没想到他主动上门了!”

    “那现在该如何?”

    唐凡说道:“我看先把他请进来好生伺候着,等我给夫人治好病再去见他!”

    “好!”刘世兴立即明白了唐凡的想法。

    “我开始给夫人医治了!”

    唐凡将刘夫人从床上扶起来,手掌张开按在他的头顶,利用透视神目,将真气输进她的脑海包裹住那团黑气。

    “装神弄鬼,歪门邪道!”郑一德冷哼一声。

    “我不管正道还是邪道,只要能治好夫人的病,那就是好道!”刘世兴不耐烦地看向郑一德。

    郑一德被看得浑身发冷,不敢再说话了。

    唐凡没理会郑一德,他正在施展浑元凝气诀将黑气从刘夫人的神经和血液中抛离,再顺着她的经脉从脑中逼出。

    他的修为突破到凝气七层之后,医术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这浑元凝气诀可以吸收天地万物之灵气,自然可以轻松化解她体内的邪气。

    “啊!”

    当黑气完全从刘夫人脑中抛离的一瞬间,她轻哼一声,脸上恢复了血色。

    刘世兴面露喜色,他看到夫人的耳后鼓起了一个大包,这个大包正顺着她的经脉向肩头移动,逐步向下到了手掌部位。

    唐凡取出银针在刘夫人的手指轻轻扎了一下,同时催动真力!

    “呲!”一道黑色的血箭射了出来,随后那个包就消失了。

    刘夫人的皮肤恢复了之前的颜色,呼吸平稳,渐渐睁开了眼睛。

    “世兴,我怎么了?”刘夫人一脸茫然地问道。

    “小丽,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刘世兴一把将夫人抱在怀里,激动地流出了热泪。

    “世兴,我头有些晕,一点力气也没有。”刘夫人十分虚弱地说道。

    刘世兴连忙回头看向唐凡。

    “夫人体质阴寒,又中了邪术,身体虚弱是正常的。我再给她扎几针,通通血脉就好了!”

    唐凡掏出银针,按照九龙悬针的活血之法,飞快扎进了刘夫人的穴位。

    刘夫人没有任何痛感,大家却可以看到九枚银针在唐凡的催动下飞速抖动着。

    顷刻间,针尾处肉眼可见地凝结成霜,直至变成了冰晶。

    “这……”

    几人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向唐凡的目光充满了惊讶和崇拜。

    刘夫人的目光渐渐恢复了神采,全身也有了力气,就好像从来没生过病一样。

    “好舒服!”

    刘夫人知道自己遇到了神人,看向唐凡说:“感谢神医相救,我感觉体内多年的隐疾也好了!”

    “可以了!”

    唐凡伸手一挥,九枚银针便从刘夫人的身上飞回他的手中。

    “真是神了!”刘世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郑一德看得目瞪口呆,他心中暗恨,无脸再呆下去了,扭头就走。

    “噗通”一声,刘世兴直接跪倒在地,目光赤热地看着唐凡:“先生大恩,无以为报!”

    “感谢神医!”刘夫人也要下来要给唐凡行礼。

    “都是自己人,使不得!”

    唐凡将夫妻二人扶起来,微笑道:“我是医生,救人是本职工作。”

    这时,刘府的管家走了进来,脸色很难看。

    “刘总,陈行宇正在发火呢!”

    “哼,我去会会这个妖道!”

    唐凡能够轻松化解陈行宇的邪术,对他的修为也有了初步的判断,因此并不怕他。

    “麻烦先生了!”刘世兴目中闪过精光,敢对自己夫人下手,真是活腻了!

    两人在管家的陪同下来到大厅,远远就听到陈行宇在发脾气。

    “刘世兴好大的架子,贫道来了这么久也不出来,难道他想眼睁睁看着夫人去死吗?”

    “谁说我夫人要死了!”刘世兴大步流星走了进去。

    陈行宇穿了一身灰色道袍,坐在那里撇着嘴,看模样十分高傲。

    “哼,你就是刘世兴?”

    “正是在下,不知道长有何赐教?”

    “贫道夜观天象,算出你夫人生了怪病,今天是否卧病在床,不吃不喝啊?”

    刘世兴笑道:“那就奇怪了,我夫人好好的,能吃能喝!”

    “什么?不可能!”陈行宇急得站了起来。

    唐凡突然开口道:“你这狗道士有毛病啊?怎么就不盼着人家好呢!”

    他早已利用神目将陈行宇看个清楚,他只不过是凝气三层的修为。而且经脉混乱,体内真气混沌不堪,再练下去没准就会暴毙而死。

    “兔崽子,你敢骂我!”陈行宇暴跳如雷,伸手拍向他的脑门。

    唐凡紫瞳一闪,便看到他的手心藏着一团黑气。

    他身形一晃,施展乾坤步躲开他的手掌,反手就是一拳。

    “破风拳!”

    “啊!”

    陈行宇看到眼前出现一个硕大的金色拳影,还不待他看明白,人已经被震飞了。

    这一拳唐凡只使出了三成真气,不然陈行宇早成了烂泥。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