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等着!”

    金光太一看保镖被人打废了,留下一句狠话就想逃。

    唐凡岂会放过他,追上去狠狠一脚,直接将他踢了个狗啃屎。

    “下次再让我撞见你欺负女人,弄死你!”

    唐凡说完就坐上驾驶位,一脚油门,保时捷咆哮着飞了出去。

    他没开过这么好的车,一开始不太适应,可很快就熟悉了,稳稳地开上了高速。

    莫妍回头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追上来后,才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

    “你……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我也没想到……”

    唐凡刚才虽然只使用了五成真气,但是打出的八级拳却比马钢强悍了数倍。

    莫妍不经意地扫了眼转速表,吃惊道:“天啊,时速都两百公里了!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唐凡淡然一笑,他在神目的帮助下,能提前做出很多预判,车技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莫妍灵机一动,笑道:“要么你来给我当司机吧,正好公司要给我配一个呢!”

    唐凡兴奋不已,这可真是求之不得的机会啊!

    莫妍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不同意,说道:“算了,以你的医术,怎么好屈尊给我开车呢!”

    “不不,我愿意!”

    “那就说定了,对外就说是我的安全顾问。”

    唐凡突然明白过来,莫妍哪是缺司机,无非是要帮自己在省城立住脚。

    至于安全顾问的称呼,那是照顾他的自尊心。

    “一个月……我给你开两万块的工资。”

    “不用那么多……”

    “听我的,你的价值远远不止这些!”

    唐凡不再啰嗦,欣然接受了莫妍的帮助。

    两人一路欢声笑语,原本需要五个小时的车程,唐凡只用了三个半小时就到了省城江北市。

    莫妍开车直奔她爷爷的私人博物馆。这是一处占地极大的私人园林,古色古香。

    他早知道莫妍家世不凡,可仍然豪出了想象。单是这家私人博物馆的土地建筑价值就会惊为天人,更何况其中还有宝贝收藏!

    莫妍的爷爷叫莫忠,他一手创立了松江大学文物鉴定学院,可以说是这方面的权威人物。

    莫妍推门进来的时候,老爷子正在案前研究着一件青花瓷器。他抬头看到莫妍,兴奋道:“小妍,回来了!”

    “爷爷,我想你了!”

    莫妍撒娇的样子乖巧可爱,看得唐凡一呆。

    “爷爷,这是我的朋友,唐凡。”

    “小友,你好!”莫忠看着唐凡微笑点头,没有任何架子。

    “莫爷爷,您好!”唐凡总感觉老爷子的目光带有别的含义。

    “爷爷,我给您看两样宝贝!”

    莫妍说着便把天目盏和慈禧镶宝金凤簪拿了出来。

    莫忠把天目盏拿在手里端详了半天,吃惊地看着唐凡问道:“这真是你自己拼起来的?”

    莫妍昨天晚上就已经和他通过电话了。

    “是的,我买了一堆碎片。”

    莫忠的目光又被那只金簪吸引住了,感叹道:“哪怕它不是慈禧的东西,也是件宝贝啊!”

    莫忠说完,拿起两件东西直奔鉴宝室,回头抛下一句:“你们等我一下。”

    莫妍笑道:“看来没问题了,爷爷只有看见好东西才会露出这种表情。”

    唐凡起身道:“莫姐,你能带我逛逛吗,我看这里有好多宝贝!”

    “没问题!”

    莫妍先把唐凡带到了瓷器区,里面摆放了各个朝代的各式瓷器,琳琅满目,瓷光璀璨。

    莫妍对这里的藏品如数家珍,一一给唐凡介绍起来。

    唐凡仔细听着莫妍讲解,同时利用神目将各个时期瓷器的气息和宝光记在脑中,并进行分类甄别。

    他在神目的加持下,只要看一眼,就能分辨出瓷器的真假,并能说出它的朝代和类型。

    转眼之间,唐凡就相当于半个瓷器专家了。

    “天啊,你看一遍就学会了!”

    莫妍十分震惊,要不是她了解唐凡的底细,还以为他扮猪吃虎呢。

    唐凡笑道:“自古名师出高徒嘛!”

    “看来我赚了,没准以后你还能帮我捡漏呢!”

    莫妍又带着唐凡参观了其它藏宝区域。

    唐凡每个区域看下来,都将其中的气息光泽牢记于心,看到后面就可以独自判断了。

    他还在这些文物上感受到了浓厚的天地灵气。特别是在玉石区,那澎湃的气息令他的丹田震动起来。

    唐凡克制住内心的狂喜,暗暗计划着如何才能留下来修炼。

    就在这时,莫忠突然从他们身后笑道:“好小子,你的眼力可是比我那些学生强多了!当然了,我孙女这个老师当得也不错!”

    “爷爷,你又奚落我,在您面前我可不敢班门弄斧!”

    唐凡问道:“莫爷爷,我那两样东西怎么样?”

    莫忠说道:“这是一件宋代黑釉耀变天目盏,坯形规整,耀变多样,是件不错的东西。能值三、四百万吧!”

    “这么高?”莫妍吃了一惊,爷爷给的估值可比她的预想要高。

    “耀变天目盏出窑时随机成分太大,这个颜色漂亮稀奇,估值高些。”

    唐凡又问道:“那金簪呢?”

    “金簪的价值不好估量,有些人拿它当宝,可有些人又会觉得它不祥。如果不考虑其历史价值,单纯来看的话也值千万了!”

    “谢谢爷爷,我心中有数了!”

    唐凡深深地向莫忠鞠了一躬。他深知像莫忠这个级别的专家,轻易是不会给普通人鉴宝的。

    莫忠见唐凡知礼数,对他的印象更好了,微笑道:“这件天目盏我很喜欢,三百万卖给我怎么样?”

    唐凡笑道:“卖您的话我只收两百万!”

    “哦,那你可亏大了!”

    “既然您喜欢,我送你也无妨,但我想您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我只收您两百万意思一下,其余的就当是鉴宝费!”

    莫忠看向莫妍问道:“小妍,你觉得呢?”

    “可以!”莫妍点点头:“不过,以后他要是再碰到什么好东西,您要免费帮着鉴定!”

    “丫头,你这是胳膊肘向外拐啊!”

    “爷爷,您说什么呢!”

    莫妍不好意思地拉着莫忠的胳膊摇晃起来。

    “好,就这么定了!”

    莫忠也是爽快人,立即叫助理给唐凡的账户转了两百万。

    唐凡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转眼间他就是百万富翁了!

    莫忠又拿起那支簪子说道:“这东西还是不要面市了,我帮你问问,也许老金有兴趣!”

    “对了,我怎么把金爷爷给忘了!”莫妍也是眼前一亮。

    “莫爷爷,那就麻烦您老了!”

    “小唐,你不要客气。你对文物鉴赏天生拥有慧眼,我想收下你当个学生,你意下如何啊?”

    “啊?”唐凡张大了嘴巴,这也太意外了!

    “你不愿意?”

    “我愿意!”

    唐凡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自然不会反对。

    “好好……你以后就是我的传人了!”

    莫忠哈哈大笑,老谋深算地看着莫妍。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