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爷为了打击唐凡的自信心,故意让人从开窗的那一侧切割,结果和大家判断的一致,除了那一小块冰种翡翠,里面有大半块废料。

    “完了!”莫妍心底一凉,气得都不想理唐凡了。

    “继续切……”唐凡仍然气定神闲。

    就当大家认定剩下的全是废料时,突然在切口处露出一点绿油油的宝光,所有人不禁都屏住了呼吸……

    当石皮全部被切开的瞬间,整个房间都被那道绿油油的光所添满!

    “帝王绿!”

    金爷拍着大腿叫道:“亏了,亏了,亏死我老头子了!”

    这帝王绿可是翡翠中颜色最绿,价值最高的品种了!

    唐凡干咳一声,看向金爷笑道:“金爷,我也不想占您便宜,要么赌约作废!”

    “放屁!我老金说话算话!”金爷气得老脸通红,白胡子都撅起来了。

    “多谢金爷!”唐凡笑得合不拢嘴

    “小子,这块帝王绿卖给我怎么样?”

    “莫姐,这帝王绿很值钱吧?”唐凡装腔作势地问道。

    “那是当然!”莫妍微微一笑:“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翡翠这东西水多一分,银增十两;色高一等,价翻十倍。一小块帝王绿吊坠就值千万!”

    金爷厚着脸皮说:“就当老头子欠你们一个人情!”

    唐凡淡然道:“金爷,瞧您这话说的,既然您喜欢,那我就把它留下了,不过这块边角料我要拿走!”

    唐凡指的是那一块带有裂痕的冰种料子,稍加设计,也能出几块好的吊坠。

    他实在是穷怕了,不愿放弃每一个赚钱的机会。

    “没问题!”金爷立即让人将那块料子包好,同时将剩下的帝王绿也收了起来。

    莫妍撒娇道:“金爷爷,您懂不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道理啊?”

    “小兄弟,你报个价吧?”

    唐凡略微一琢磨,心里便有了主意,说道:“既然您看得起我,那这块帝王绿我就送给您老了!”

    “那可不行!”金爷立即摇头。

    莫妍皱了下眉头,要知道这块帝王绿最少也值两个亿。

    “您听我把话说完,”唐凡笑道:“这块帝王绿我可以送给您,但是那支金簪还是要卖给您!”

    莫妍恍然大悟,别看唐凡年纪不大,可做事相当老练。

    “就这么办!”

    金爷悄声在管家耳边说了几句,随后管家便把唐凡的账号要了过去。

    还没多大一会儿,唐凡就收到了到账的短信,整整五千万。

    虽然这笔钱远远低于那块帝王绿的价格,但已经超过了那支金簪的价值。

    唐凡两天以前还是个穷光蛋,可转眼间便身家过千万,这一切实在充满了梦幻。

    莫妍冷笑道:“金爷爷,你可赚大喽!”

    金爷看向唐凡道:“小兄弟,我给你个电话号,以后有人找你麻烦你就找他。此人叫郎杰,算是我的门生!”

    莫妍一听“郎杰”的名字,神情一变。

    唐凡立即将电话号记在手机里,他深知从此算是与金爷正式攀上关系了。看似亏了一个多亿,但其实他已经大赚了。

    “今天我高兴,你们都别走了。小兄弟,中午陪我喝两杯!”

    金爷刚说完,眉头紧皱,按着额头闷哼了两声。

    唐凡一看机会来了,马上说道:“金爷,我略懂些医术,可否帮您看看?”

    “哦?”金爷疑惑地看着唐凡。

    “我初步观察,您应该是被人下了什么手段!”

    金爷神色一变,马上起身道:“里面请!”

    唐凡跟着金爷进了会客室,看了眼他身边的两位保镖,欲言又止。

    “小兄弟,你有话直说,这二位都是我的养子,那吉、那贺。”

    唐凡一听两人的姓氏,心里便明白了几分。

    他问道:“金爷,您头疼起来是不是感觉里面似有东西在蠕动,仿佛在啃咬着神经?”

    “没错!”

    “您这不是病,而是中了邪术,最近碰到什么怪人没有?”

    “一定是那个陈行宇!”那吉怒目圆睁,杀气腾腾。

    “对,应该是那个家伙!”金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唐凡说道:“金爷,我先将您体内的邪气逼出来!”

    唐凡的神目早已看到金爷脑中有几丝黑气包裹住他的神经,这黑气十分霸道,一旦控制住他的全部神经,那么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他暗运真气,双手食指点在了金爷的太阳穴。

    随着两道金光将那丝黑气包裹住,金爷瞬间便觉得头脑清醒了许多。

    “去!”

    唐凡大喝一声,将那丝黑气逼到金爷掌心,他的掌心肉眼可见地鼓起了一个包。

    “刀!”唐凡看向那氏兄弟说道。

    那贺立即掏出尖刀,按照唐凡的指引在金爷的食指扎了一个洞,随后便射出了一柱乌黑的血液。

    “啊!”

    金爷只觉得周身一轻,双目清澈了不少,他知道没事了。

    “唐兄弟,大恩不言谢!”

    金爷恭恭敬敬地向唐凡施了一礼。

    唐凡赶紧将金爷扶起,说道:“邪气已除,不过对您的神经已经造成了一定的损伤,我再给您开副养气安神的方子,三副便好。”

    那贺连忙拿来纸笔,唐凡开了副医学大典中的上古妙方,其中有些草药十分名贵稀少。

    其实他脑中还有许多可以养气安神的丹方,药效比普通方子要强数倍。但是他现在功力太弱,还无法炼丹。

    再者,他还不想过早地暴露实力,毕竟他还没有真正达到强者的地步,免得被人害了。

    “我命不该绝啊!”金爷放声大笑,“唐兄弟,我老金欠你一条命!”

    唐凡连连摆手,好奇地问道:“金爷,那个陈行宇是什么人?”

    金爷看向那吉说道:“你来说。”

    那吉便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一周以前,金爷外出碰到了一个道士,那人自称叫陈行宇,六岁便到龙虎山学习气功。

    他说看出金爷有病,如果不及时医治,恐怕活不过三个月。如果找他医治,他不但可以治好金爷,还可以替他增福增寿。

    不过治病需要耗费元气,他需要五百万。金爷只当他是骗子,哪会想到对方暗中做了手脚。

    唐凡心想此人应该也懂得修炼之法,只不过走了歪门邪道。

    “我一定不轻饶他!”金爷勃然大怒。

    唐凡劝道:“金爷,这个陈行宇善用邪术,不经意间就会中招,还是小心为上。”

    “那怎么办?”金爷气得直拍桌子。

    “这件事交给我吧,他既然想赚您的钱,自然还会出现,到时候我会会他!”

    “好!”

    双方正要出去,就听莫妍传来一声惊呼:“你干什么,离我远点!”

    唐凡神色一变,立即冲了出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