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宇吓得浑身发抖,跪下求饶:“小的不知仙爷也是仙门人氏,请您饶小的一命,我愿给您做牛做马,永世为奴!”

    仙门!

    唐凡在陈行宇的话中听到了一个重要线索,难道这世上还存在其它修行门派?

    他立即来了兴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出自仙门?”

    陈行宇讨好地说道:“我见仙爷刚才的招式并不是古武,应该是仙门神通术法。”

    “哼,你又出自何门何派?”

    “我乃一介散修,阴错阳差之下修炼了一部经书残卷,可是小的资质平庸,经书上有好多内容都看不懂!”

    唐凡冷笑道:“你修炼的应该是《太元阴符经》残篇吧?”

    他的神目早已看到陈行宇身上带着那本残破的经书,这才出言诈他。

    “啊……您看出来了?”陈行宇没想到今天遇到高人了!

    “你对金爷、刘夫人动用的就是里面的手段?”

    “阴符是体内下禁制的一种方法,小的修为不高,并未研究透。据书上说如果修为高深,不但挥手间就能将对手置于死地,还可以控制对方为自己办事!”

    “拿来我看看……”

    陈行宇立即从怀中将《太元阴符经》拿出来交给唐凡。

    这部经书的前半部分讲的是修行入门之法,后面说的是操控对手,掌控生死的阴符禁制之术。

    只不过它是残本,这才导致陈行宇修炼不到家。

    唐凡看似随手一翻,可已经利用神秘的超强记忆功能将整部书吃透,掌握了其修炼之法。

    好厉害的阴符禁制!

    多亏陈行宇修为不高,否则真要被他掌握了阴符禁制之术,那么唐凡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唐凡将经书还给陈行宇,冷笑道:“你自身资质还可以,可惜修炼的纳气之法是残本,导致你经脉受损,真气不纯,再这么练下去早晚走火入魔!”

    “你现在炼功,下腹处是不是会有痛感,并随着真气的运行而扩散至全身?”

    “望仙爷救我一命!”陈行宇一听唐凡三言两语便道出了他的病症,磕头恳求。

    “救了你还是要杀了你,那我岂不是浪费真气?”

    “仙爷,小的以后再不敢害人了!”

    “你为何害他们?”

    “我并不是故意害他们!我之前只是在乡镇游走骗些零花钱,可是普通百姓并没有多少钱,而求购一枚振元丹的价格就要十亿元,我只能打起了富豪的主意。”

    唐凡问道:“这么说,你只是为了赚钱?”

    “没错,我苦修半生也没进步,偶然在仙市上听说振元丹可以提升修为,可是价格昂贵,这才出此下策,没想到得罪了仙爷的两位朋友!”

    “你可知刘夫人身体孱弱,要不是我出手,哪怕你能解除她脑中的阴符,她也醒不过来了!”

    “小的该死……”

    “我见你修行不易,本想饶你一命,可是你害的这两个人……”

    唐凡看向刘世兴眨了眨眼睛,问道:“刘总,你想如何处置他?”

    刘世兴看懂了唐凡的暗示,冷哼道:“他先害我岳父,又害我爱妻,我自然要杀了他!”

    “刘总,你看能不能饶他一命,我想收他当个奴才。”

    “我愿永世为主人服务!”陈行宇见唐凡替自己求情,内心又燃起了希望。

    “我可以卖唐神医一个面子,只怕岳父那里不好交代啊!”

    “刘总,金爷那边我去解释,怎么样?”

    “好吧!”

    刘世兴飞身一脚将陈行宇踢翻在地,冷哼道:“我今天看在唐神医的面上饶你一命,希望你信守诺言当个好奴才!”

    “谢谢主人,谢谢刘总!”陈行宇感激涕零。

    “我先将你经脉修复,祛除体内杂质,你以后就可以安心修炼了!”

    唐凡心中已有打算,这陈行宇根基不错,又对仙门很了解,暂时留他看家护院,没准今后还有大用。

    “多谢主人!”陈行宇面露喜色。

    唐凡伸手按在陈行宇头顶,在神目的辅助下利用浑元凝气诀的运行之法修复他受损的经脉。

    “开!”

    唐凡大喊一声,将真气猛烈地输进陈行宇的身体,他整个人离地而起,并飞速地旋转着。

    陈行宇先是觉得一股热气涌入体内,随后便觉得全身舒畅,先前堵塞不通的经脉渐渐贯通。

    接着,他的丹田也剧烈地颤抖着,真气开始在全身各条经脉运行,修为瞬间有所精进。

    唐凡收了真气,又掏出银针射入陈行宇的穴位,利用九龙悬针的刺激,将他体内的杂质全部逼了出来!

    “啊!”

    随着一声怒喝,陈行宇感觉全身轻快了不少,体内的真气纯粹而有力。

    “主人,今后小人这条命就是您的了!”

    “你不要再修炼之前的纳气之法了,等我有空传你一套新的口诀。如果你表现得好,我亲手给你炼制振元丹!”

    “主人大恩,小的永世不忘!”陈行宇一听唐凡还会炼丹,更坚定了追随之心。

    “唐先生,您今天就留下吧,我要设宴感谢您对夫人的救命之恩!”

    刘世兴刚才见识过了唐凡的通天手段,内心有了攀附之意。

    唐凡心念家中的父母,摇头道:“下次吧,家里还有事,我要赶回白虎镇看看。”

    刘世兴记起之前金爷的嘱托,问道:“先生的麻烦事可以交给我来处理!”

    “不用了,反正我也要赶回去见见父母。”

    “那……我随后派人过去如何?”刘世兴完全是一副听从调遣的模样。

    “好吧,依你。”

    “先生,白虎镇离县城还有一百公里,不如您开我的车吧!”

    唐凡也不跟他客气:“那给我安排一辆越野车,山路不好走。”

    “没问题!”

    “主人,我来给您开车!”陈行宇急于表现自己的价值。

    唐凡点头答应下来。随后,刘世兴给唐凡安排了一辆奔弛g63,主仆二人开车离开了山庄。

    两人刚刚离开,八极门的人就偷偷开着车跟了上来。

    陈行宇行走江湖多年,很快就发现后面有车跟踪,汇报道:“主人,后面的车好像在跟踪。”

    唐凡冷哼道:“等会儿进山之后,你去解决一下,问问是什么人。”

    “明白!”

    另一方面,刘世兴也没闲着。唐凡刚走,他便给手下肖大鹏打了电话,让他尽快赶去白虎镇协助唐凡。

    “唐先生是我的恩人,今后你凡事都听他的!”刘世兴最后说道。

    肖大鹏正在外办事,一听老板此言,立即调转车头赶赴白虎镇。

    他肖大鹏名义上是春河县道上的大哥,可实际上只是一个替刘世兴干脏活的狗腿子,老大的命令他不敢不听。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